韩会师:除了贸易摩擦谁还可能搅动人民币

作者:admin  |  来源:未知
 

  2019年,贸易摩擦的波折反复几乎成了美元兑人民币双边汇率波动最主要的、甚至是唯一需要高度关注的影响因素。但随着谈判时间的不断延长,以及企业、政府、汇市投资者等利益相关方的不断适应,未来贸易谈判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力可能趋于下降。

  韩会师来源微信公众号:会师线年,贸易摩擦的波折反复几乎成了美元兑人民币双边汇率波动最主要的、甚至是唯一需要高度关注的影响因素。但随着谈判时间的不断延长,以及企业、政府、汇市投资者等利益相关方的不断适应,未来贸易谈判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力可能趋于下降。

  除了贸易问题,未来还有一个可能对人民币汇率波动施加很大影响的因素。它虽然早已存在,但市场可能尚未充分意识到,那就是大型龙头企业的债务违约问题。

  最近3、4年,在地方经济中具有重要地位的大型龙头企业违约风险开始暴露。媒体公开报道较多的就有东北特钢、渤海钢铁、青海省投、川煤集团等(是不是有点东西南北四处开花的感觉)。据媒体报道,在破产重整前,东北特钢负债超400亿元,渤海钢铁负债近3000亿元。

  一是大企业意味着大规模债务,而地方龙头企业一定是各类金融机构争夺的重点,其违约乃至破产很容易严重恶化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资产质量,对中小银行的冲击尤为剧烈。

  二是龙头企业意味着其产业链上必有大批的关联企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个龙头的倒下可能导致成千上万的企业受到冲击。

  三是由于龙头企业牵扯巨大,其出现违约风险往往意味着包括政府、银行在内的利益相关方已经难以采取其他手段帮助其度过难关。所以龙头企业的危机很容易导致金融市场对当地的营商环境信心短期内急剧恶化,可能导致严重的信用紧缩,这可能使当地的优质企业也随之受到巨大冲击。

  强调一下,让经营不善的市场主体有序退出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建设的必然要求,在三期叠加的背景下,未来恐怕还会有大企业面临违约乃至破产风险,这是经济走向良性发展的必然。

  大企业的市场退出难免有阵痛,特别是在经济下行期,阵痛更明显。但在大环境顺风顺水时往往难以推进改革,改革者本身也会承担巨大的压力和风险,逆境反而有助于达成共识,更容易促进改革。所以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如果已经无力维持,已经成为资金黑洞,就应该尽早退出。早退的,国家与社会可能还有较强的能力予以帮助。公共资源有限,掩盖问题拖延时间的可能最终连重整的机会都会失去。

  但事物总有两面。在外资介入中国资本市场程度日深的背景下,大型龙头企业必然是外资关注的重点。外资进入中国的首要目的就是挣钱,用一切法律允许的手段挣钱。而国际资本在炒作投机上一直声名远播,大型龙头企业的违约乃至破产很可能诱发较大规模的资本市场和外汇市场联动投机,股市、债市、汇市三市做空的风险是存在的。

  除了对市场信心的冲击之外,境内企业融资的国际化程度提高客观上也加大了其违约风险对外汇市场的冲击力。

  一旦外币债务出现违约,特别是国有企业外币债务出现违约,一方面会导致国际投资者对境内企业的信心恶化,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虽然中央政府从未对地方国有企业的债务给予明确担保,但外界舆论大概率会往中央政府无力替国有企业偿还外债的方向上引,这影响就很坏了。

  国有企业外债违约本身不是大事,但在我国经济下行、非金融企业部门总体杠杆率全球第一的大背景下,这可能成为境外媒体的一个热炒题材,相关部门需要提前有所准备。

  在所有大型企业当中,房地产企业,特别是民营房地产企业的风险尤为值得警惕。在境内融资难度增大的情况下,大量民营房企求助于海外市场,发债规模大、成本高,10%的利率都是很低很低的。笔者就不点名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那些知名房企的境外发债数据,很吓人的。如此高的成本还要发债,背后的原因不言自明。

  房地产企业的基本特点就是高负债,财大气粗与破产倒闭之间可能仅隔着一层窗户纸,一旦出现问题几乎肯定是内债外债同时爆雷,无论是对金融机构还是对建筑、原材料、运输等相关行业的打击都不小。

  总体而言,在我国股票、债券、信贷市场对外开放不断扩大、加深的背景下,资本市场和外汇市场的共振必将趋强,必须对龙头企业破产倒闭对产业链和金融体系可能造成的冲击思想上有准备,行动上有预案,监管上有协调。